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饮食男女 >

    2018-08-01炼厂利润“瘦身” 民营地炼艰难“熬冬”

      广州市华泰兴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曦林告诉记者,国内炼厂利用原油期货不足的主要原因在于两方面:一是目前国内原油期货上市之后,仍只有1809一个主力合约活跃,企业套保存在时间差等困难;二是成品油期货尚未推出,企业即使通过原油期货进行上游成本锁定,也难以完成下游风险敞口管理从而锁定利润。

      “目前,国内成品油价格和原油价格还存在一些脱节,导致企业利用期货时存在风险和难度。”王笑表示。同时,国内一些大型地炼企业在新加坡等地已经建立了团队进行风险管理,但因国内市场仍处起步阶段,这些企业将团队转移到国内也存在一定难度。

      “地炼企业普遍对原油期货非常重视,一些超大型的客户,也很愿意研究怎么去利用期货对冲风险。”王笑表示。不过,从目前来看,民营地炼企业利用原油期货的比重还有待提升。

      山东一家中型地炼企业贸易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每吨亏损300元-400元”。其表示,随着上游成本的增加,地炼厂经营压力持续增大,被迫停工检修实属无奈之举。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5月,全国成品油产量为15333万吨,增长9.2%;成品油表观消费量13236万吨,同比增长6.6%,其中汽油、柴油分别增长5.9%、6.1%。成品油产量和增速明显高于表观消费量,供应过剩趋势明显。

      对于国内以山东地区为主的民营地方炼厂而言,油价上涨意味着成本的几何级提升。中国油品加工及流通产业俱乐部CPEC秘书长刘心田7月26日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山东地炼企业成本上升明显。

    山东地炼亏损增加、开工率降低问题浮现。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山东地炼常减压装置开工负荷率已经从年初的70%左右下行至55%以下,部分炼厂吨油亏损达300元以上。业内人士表示,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带来上游成本增加以及下游消费疲软共同导致了当下局面。不过,随着国内原油期货等衍生品发展成熟,炼厂有望增强抗风险能力。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近期上期能源一直在采取措施提升远月合约流动性。比如,自2018年7月11日收盘结算时起,将原油SC1810合约的交易保证金比例由7%调整至5.5%;原油SC1811合约的交易保证金比例由7%调整至6%。此外,成品油原油期货系列品种上市也已提上议程。

      柴油价格有望迎转机

      “一旦未来成品油期货上市,我们就能形成完整的套保链条,用起来也就更加方便。”前述地炼企业贸易负责人表示。

      事实上,在这一轮行情中,一些地炼企业损失较大,也让企业利用衍生品期货的愿望大大提升,对于国内今年新上市的原油期货的讨论渐渐增多。

      山东地炼亏损增加、开工率降低问题浮现。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山东地炼常减压装置开工负荷率已经从年初的70%左右下行至55%以下,部分炼厂吨油亏损达300元以上。业内人士表示,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带来上游成本增加以及下游消费疲软共同导致了当下局面。不过,随着国内原油期货等衍生品发展成熟,炼厂有望增强抗风险能力。

      除了供需,消费税等政策变化也让企业感受到了压力。2018年1月2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成品油消费税征收管理有关问题的公告》,明确所有成品油发票均须通过增值税发票管理新系统中成品油发票开具模块进行开具,成品油调和油品分类编码不得随意变更。

      油价大涨抬升成本 下游需求增长平缓

      “上半年,柴油市场行情一直在上涨,但6月之后随着原油价格回调,成品油价格大幅度下跌。”刘心田表示,当下,国内成品油市场仍处于供过于求局面,成品油价格易跌难涨。

      不过,随着下半年的消费旺季越来越近,成品油价格有望迎来转机,地炼企业也能趁机松一口气。“下半年持续看好柴油,‘金九银十’的需求高点预计将持续到11月底,再加上原油大幅回落可能性不大,柴油均价有望较目前上涨100-200元/吨。”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孟鹏表示。

      前述地炼企业贸易负责人则认为,原油期货尚在起步阶段,上述困难将在发展中逐步解决。

      2018年以来,国内成品油共经历了8次上调,6次下调(含5月1日因消费税下降油价下调)。综合涨跌相抵来看,汽油总计上调685元/吨,柴油总计上调665元/吨。据找油网数据显示,柴油批发价格上涨速度明显超过零售价格,以山东为例,截至7月23日,批发价上涨至6910元/吨,批零价差缩小至1514元/吨,较7月10日批零价差缩小约180元/吨。

      成本抬升直接压制了炼厂利润。根据找油网数据,截至7月25日,本周山东地炼综合平均炼油利润为323.8元/吨,比上一周期下跌102.6元/吨。

      除了上游成本持续抬升,炼厂下游成品油需求增长平缓,上游成本无法充分向下游进行转移。

      事实上,山东地炼企业本身利润也有分化。国泰君安期货原油研究总监王笑向记者介绍称,根据近期在山东调研了解,部分拥有加油站终端的炼化企业仍能保持较高利润,但淄博等地炼化企业经营压力明显增加。

      衍生品期货前景广阔

      一些成品油业内人士表示,“这对调油商过去的换票、变票行为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打压。政策规范成品油销售中一些灰色地带,虽然长期来看有利于行业发展,但短期也对一些中小炼厂产生较大冲击。”

      地炼经营压力增大

      今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继续维持上行格局。年初至今,布油从65美元/桶最高上行至80.5美元/桶。截至7月26日记者发稿时,油价仍维持在75美元/桶高位附近。

      据刘心田介绍,正常情况下,从寿光港出发的话,价格应该比宁波价格低出150-200元/吨,但当前的价格显然出现了明显的区域“倒挂”,这意味着山东地炼厂的成本居高不下。

      “原油期货如果成功交割,炼厂能够积极参与,把期货作为一个对冲工具,期货和现货的相关性就会更强,原油期货也就可以成为价格的参考。”陈曦林表示,成品油期货系列上市后,完全可以用期货价格作为基准价。期货价格可以通过终端向上传递和传导,真正实现价格发现功能,进而帮助企业有效管理风险。

      数据显示,7月25日,寿光港柴油船单价格在6830元/吨,宁波港船单价格为6550元/吨。所谓船单价格,一般代表着大宗柴油批发价。